《共产党宣言》在我国的译介与传播

发布日期:2016-07-05 09:59:18.0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作者:转引自中国文化报

《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为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政治纲领,18482月在英国伦敦出版(德文版),这是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标志。19世纪后半叶,《宣言》先后被译为英文、法文、俄文、意大利文等多种欧洲文字出版;20世纪初,传播到亚洲。据现有资料,1899年初《宣言》的片断文字传入中国,由李提摩太(英国传教士)节译、蔡尔康撰写的《大同学》引用了《宣言》部分文字,刊载于《万国公报》;19208月,《宣言》第一部完整的中文译本正式出版。

  在我国,《宣言》从翻译片断到翻译全文,从文言文到白话文,从秘密出版到公开发行,从译为汉语到译成多种民族文字,从伪装本、手抄本到纪念版、珍藏版,经历了艰难曲折的过程,其意义自是不言而喻。许多老一辈革命家如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都深受该书的影响,如1936年毛泽东曾对美国记者斯诺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以及柯卡普著的《社会主义史》。”《邓小平文选》也记载,邓小平在1992年的“南方谈话”中指出:“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

  学界关于《宣言》中文全译本的搜寻、研究工作一直在积极开展。一般学界以1949年新中国成立为界限,分两个阶段进行考证研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学家高放多年来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相关问题的研究,长期搜集、收藏《宣言》的各种汉译本,他于2008年发表《〈共产党宣言〉有23种中译本》一文。他称,1998年,“中文先后有过15种中译本”,近10年来,他又查寻到8种中译本,所以总共有23种。其中,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有9种中译本;新中国成立后,有8种中译本,以及搜集到香港、台湾出版的6种译本。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国成立前的9种中译本,分别是:1920年陈望道译本,是国内第一个中译本《宣言》,为19217月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政治思想理论基础;1930年初,中共地下组织在上海创办的华兴书局又出版了我党理论家华岗从英文本翻译的《宣言》中英文对照本;19388月,成仿吾、徐冰从德文翻译的《宣言》在延安由解放社出版发行;19438月,延安解放社又出版了博古依照俄文版《宣言》校译的新译本;19439月,在重庆又出现了商务印书馆印行的《宣言》中译本,译者陈瘦石,这是新中国成立前在国内出版的唯一由非共产党员、非共产主义者翻译的版本;1948年,《宣言》出版一百周年,在香港的中国出版社印行了乔木(乔冠华)的校译本,他以英译本为依据对成仿吾、徐冰1938年的译本做了很多修改;1949年初,苏联外国文书籍出版局在莫斯科出版了《宣言》百周年纪念版。此外,高放发现了1907年、1908年在东京出版的署名“蜀魂”“民鸣”的两种中译本,但只找到了当年书刊上的出版预告和图书广告,尚未发现原书。

  “新中国成立前的中译本大都是适应中国革命的需要,分别从日文、英文、德文、俄文翻译过来先后出版的,可以看出译者的精益求精、字斟句酌、精心翻译,这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乃至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和发展都意义重大。”高放表示,每个版本在翻译的细微处也有差别,如《宣言》开头一句现在通译为“共产主义的幽灵”,这是采用1943年博古校译本的译法。最早陈望道译为共产主义的“怪物”,成仿吾译为“巨影”,后改为“魔影”“魔怪”,莫斯科版译为“怪影”。高放认为,陈瘦石译为“共产主义的精灵”更为贴切。在古汉语中有“精灵”一词,犹指精怪、神仙。在《宣言》中,“共产主义的精灵”特指在欧洲多国地下出没活动的第一个共产党——共产主义者同盟,它使各国反动统治者惊恐万状,所以联合起来对之进行围剿。

  如今,《宣言》相关的版本、译文研究不断深入,这进一步说明了《宣言》的价值。同时,对于《宣言》的当代解读,即如何将其运用于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这是理论工作者需要深入思考的一个重大问题。高放表示,今天解读《宣言》应回顾160多年来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所走过的道路、所积累的经验教训,且一定要“与中国国情相结合”“与时代发展同进步”“与人民群众共命运”,如此才能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和感召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