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的品质

发布日期:2009-12-30 08:24:44.0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作者:马列室

    一个时代是否有教育家是与两个方面相关的:一是这个时代是否需要教育家;二是这个时代是否具有产生教育家的环境。可以说任何时代都有具有教育家潜能和品质的人,但只有独立思考,并能依据其独立思考自主实行教育教学的人才能成为教育家。

  从历史上看,凡是学人能够自主的时代,出现教育家的几率就高,学人不能自主的时代就不会出现教育家,如果真的期望教育家出现,就要创造教师能够自主教学,学生能够自主学习的社会环境,否则就不可能出现真正的教育家,也不可能培养出杰出人才。

  马寅初、梁漱溟、梅贻琦、胡适、晏阳初等,他们都是在当代发挥作用的教育家。对于教育家的界定虽然从词义上说是较为复杂的,但从社会认同角度说是比较简单的,获得较高社会认同的教育从业者,能被社会高度认同为教育家的人就是教育家。所以教育家不能靠个专家或某个机构确认,要靠社会认同,这也能说明不少被称为教育家的人其实还远非教育家。

  除了外部认同,教育家必备的内部品质有:一是博爱之心,执著地爱学生、爱教育工作、爱人类未来的发展;二是独立思考和不懈求新,教育已经是数千年的专业工作,不能独立思考和创新的人是难以成为教育家的;三是有从事教育工作的专业潜质,能敏锐地发现教育问题,并以独特的思考和行为解决问题。有了这三种品质就会在外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产生诸如教育思想、论著等之类的结果。

  是否称得上教育家,最根本的要看他是否教人做人,能否依据学生不同的潜能、个性和志向培养出值得他自己崇拜的人。一个人的学业成绩仅仅是他成长发展的一个方面,学业成绩高并不一定就发展得好,教出考试成绩高的学生的教师也不是成为教育家的垫脚石。就如同近30年来我们的学生中有不少得了国际奥林匹克奖,却未能成长为真正的数学家。在这方面陶行知有一段话很有针对性,他主张办知情意合一的教育,他说:知情意三者并非从割裂的训练中可以获取。书本教育也许可以使儿童迅速地获得许多知识,神经质的教师也可以使儿童迅速地获得丰富的感情,专制的训练也许可以使一个人获得独断的意志,但是我们何所取于这样的知识,何所取于这样的感情,何所取于这样的意志?知情意的教育是整个的,统一的。知的教育不是灌输儿童死的知识,而是同时引起儿童应有的感情,主要的是追求真理的感情;在感情之调节启发中使儿童了解其意义与方法,便同时是知的教育;使养成追求真理的感情并能努力奉行,便同时是意志的教育。意志教育不是发扬个人盲目的意志,而是培养合于社会及历史发展的意志。合理的意志之培养和正确的知识教育不能分开,坚强的意志之获得和一定情况下的情绪激发与冷淡无从割裂。现在我们要求在统一的教育中培养儿童的知情意,启发其自觉,使其人格获得完备的发展。坦率地说,现在不少学校的学生成绩就是以这样割裂的方式获取的,仅此一点就说明他是在摧残人而非教育人,就不可能成为教育家。如果不能走出这个误区,教育家的出现就永远只能是梦想。

  中外历史上所有的教育家的人生旅程都是历经波折,艰难求索的过程;他们虽然没有自称是教育家,但他们都在青年时期就有高远的志向,如孔子十有五志于学、陶行知要让每个中国人都受到教育都是普通而有高远的追求。为了实现这一人生目标,他们不畏权势、不为名利,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美人不动。教育家的出现首先需要有尊道抑势,以人类为己任的大胸怀的人终生不辍的求索和行动。

  教育家群体的出现需要有其社会条件,但我不认为是什么规律。这种社会条件往往不是一个人、一个机构、一个政策所能改变和创造的。所以不能寄希望于探索出什么道道或路径就能出现更多的教育家。

  另一方面,从现实状况看,教师的自主性和创造性未能得到充分发挥确是现有教育管理体制的缺陷,改变现有体制使更多的人能遵循教育内在规律更高效地工作确实是应该尽快解决的实际问题。

 

来源:光明日报     储朝晖 发布时间: 2009-12-30